【剛好有理】專欄|茹國烈|鼓勵民營劇場 創造蓬勃文藝環境

香港土地非常昂貴,私營劇場一早已經在香港式微,仍在經營的私營劇場,只有老牌的新光戲院。政府的政策一直是由公營機構經營劇場,主導香港表演藝術的發展。如果目標是提供足夠的演藝設施給市民享用,這個政策方向是對的,但是如果香港想成為一個文化藝術大都會,成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單憑政府和公營機構經營場地,是一定不能做到的。一個蓬勃的、能夠吸引世界不同地方的觀眾和表演者的文化大都會,必定需要多元化的經營模式、多元化的場地和藝術方向。換言之,沒有一個蓬勃的民營劇場環境,香港在表演藝術方面,一定不能成為一個文化大都會。


最近本人到葵涌看音樂劇,不是康文署的葵青劇院,而是在大連排道工廠區裏面的私人小劇場。這原是一個位於商廈地面的舖位,現已被改裝成為一個約150座位的「爆炸戲棚」。上演的劇目是《我們的青春日誌》,是一個主要由年輕演員擔演的校園音樂劇,連同現場音樂伴奏,演出者有十幾人,謝幕時完全站滿了這個小劇場的舞台。這一切的背後推手不是政府,而是一個20幾歲的小伙子陳恩碩,他從小到大的夢想,就是在香港建立一個長壽音樂劇場。這個劇目到今天,已經演出過百場,成為城中熱話,在香港音樂劇的發展裏,已經寫下歷史性的一筆。年紀輕輕的陳恩碩,如果要在公營劇埸誕生他的音樂劇夢想,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他只能夠自己開一個劇場,靠自己打開一個局面。他雖然得到很多掌聲,但實際上是在單打獨鬥。


在視覺藝術方面,香港的發展趨勢似乎相當不同。本人最近常常去私營畫廊看展覽,這些畫廊都是位於工廠大廈裏面,很多集中在黃竹坑,也有在田灣、柴灣和西環,九龍有深水埗,新界有火炭。與中上環的畫廊非常不同,這些位處工廠大廈的畫廊,利用了工廈單位的大面積和高樓底,設計成簡約漂亮的展覽空間,以展覽形式運作,整個空間只展出一個展覽。這些民辦的展覽空間,近年發展得非常蓬勃,每個星期常有五六個高質素的展覽開幕,行內朋友常道,每個周末都要在全香港走來走去,不停地參加展覽開幕。這些展覽雖然規模都不大,但每每有細緻的策展概念、令人驚喜的新秀,也有成名藝術家新作展出。這樣的展覽盛況,其實培養了很多新進藝術家、策展人、藝術收藏家,以及高質素的觀眾,再加上國際化的藝術拍賣會和藝術博覽會近年紛紛以香港作為基地,和幾個新的公營藝術館的設立,香港在視覺藝術方面,已經建立了區域性文化中心的地位。


比較起畫廊,要經營一個劇場需要的資金,人手和技術都困難和複雜很多,這也是香港在這兩方面出現落差的主要原因。但是,葵涌「爆炸戲棚」的出現也告訴我們,這些困難和複雜性都有可能解決。政府是否可以推出更多優惠措施,減輕他們經營負擔?有一個「爆炸戲棚」的出現,為什麼不可以有5個?10個?更多?


國家「十四五」規劃把香港定位成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今次的施政報告指出:「我們亦會推出措施鼓勵私人發展項目加入文化藝術設施,例如劇院等,發揮市場力量以推動文化藝術的發展。」香港已經正式有了這個政策方向,現在是要具體落實的時候。期待政府可以用創新思維,突破思想的框框,建立和民間合作的關係,逐漸推動民營劇場的發展。


茹國烈

香港藝術學院院長

 

原文刊於:香港《文匯報》【剛好有理】專欄

刊登日期:2022-11-07

連結:https://bit.ly/3NIczxn

最新文章

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和全國政協經濟委副主任謝伏瞻為代表的中央宣講團,早前應特區請求來港宣講二十大精神。二十大精神關係到國家與香港的未來發展,關係到「一國兩制」行穩致遠,與每一位香港居民的福祉息息相關,無論任何年齡階層都應該了解當中內容。自中共二十大勝利閉幕後,社會各界紛紛舉辦分享會,二十大精神成為了近月社會熱議的話題。是次宣講會不單為特區政府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港區全國人大

筆者和許多朋友一樣,希望透過參與社會公職推動社會發展得更好。在過去近20年的社會公職生涯,筆者特別專注於青年服務、體育及文化範疇,在不少前輩身上學習了很多,累積了寶貴的知識、經驗和人脈網絡,在不同的平台服務着國家、服務着香港,一直思考如何進一步發揮香港所長、貢獻國家所需,並將民情社意上達中央,擔當好雙向橋樑的作用。 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言:「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在新時代中國式民主制度必須堅持

在參與體育公職生涯的十多年中,叫筆者最難忘的一刻,莫過於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典禮上,在國家體育場和6萬名觀眾見證升國旗、奏國歌一刻,那種感動刻骨銘心,難以言喻。 在國際賽事上播放各國國歌,是專業、莊嚴神聖且不容有失的環節。播錯國歌,過往也曾在國際賽事上發生過,但多是播錯別國的國歌。早前欖球賽國歌風波,先後出現誤播音樂及誤報名稱的情況,由於歌曲和歌名涉及與「港獨」有密切關係的歌曲,引起當局及廣大